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

蓬佩奥的弥天大谎,我们亲手把它揭穿!

2019-11-17

环球时报-环球网记者赴新疆实地采访,戳穿蓬佩奥“维吾尔族活跃人士家属被拘押”谣言。

11月5日,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表了所谓“维吾尔族活跃人士和幸存者的家属在中国新疆受到骚扰”的声明,声称甫尔海提·教待提、艾拉帕提·艾尔肯和早木热·达吾提等所谓“活跃人士”家人“遭到骚扰、监禁或者任意拘押”,9日,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严正驳斥蓬佩奥的不实言论。近日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赴新疆采访蓬佩奥所提三人的亲属发现,蓬佩奥的言论完全不符合事实,相反,他们还得到了社区、邻里的精心照顾。美国政客漏洞百出的谣言不攻自破。

早木热暗示父亲“因拘押和调查而死” 兄长辟谣:父亲从未被调查

如果不是在美国参加所谓“作证”活动并被美国国务卿蓬佩奥“点名”,37岁的早木热·达吾提一直不为人知,她是乌鲁木齐市新市区人。2010年11月23日,早木热·达吾提与巴基斯坦人依木冉·穆哈买提结婚,2019年1月30日,她同丈夫一起,带着三个孩子前往巴基斯坦,并随后转往美国。

这并非蓬佩奥第一次对早木热·达吾提产生“兴趣”,10月2日,蓬佩奥在梵蒂冈举行的名为“通向人类尊严之路”的会议上提到,自己曾在一个“有关新疆维吾尔人的会议”中听到早木热·达吾提讲述了自己的“故事”。他说,三十多岁的早木热·达吾提去年4月被新疆当地公安局叫去,“公安给她戴上镣铐,进行审讯,然后被送到拘押营。在那里,她被强迫背诵一些宣传资料,还因把自己的食物给一个生病的狱友而受到殴打。拘押营还给她注射了某种药物。”而美国《芝加哥论坛报》9月28日的报道则称早木热·达吾提被“绝育”,蓬佩奥的发言显然在暗示“早木热·达吾提被注射了强制绝育药物。”

为求证此事的真实性,11月10日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来到早木热·达吾提的五哥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乌鲁木齐的家中采访。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与妻子均就职于社区公益性岗位,两人养育了三个儿子,从室内精美的装潢和整洁程度能看出,这是一个生活水平不错的家庭,然而,妹妹在美国的言行让这个本来很美满的家庭感到蒙羞。对蓬佩奥所称早木热·达吾提“被送到拘押营”、“被绝育”的说法,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夫妇称绝非事实:“我妹妹从来没有进过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,她有三个孩子,在生第三个孩子时被查出有子宫肌瘤,随后做了手术。”

其实,在10月13日的一则短视频中,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就已经对蓬佩奥的说法予以驳斥。不过,在国外的早木热·达吾提近日又在网上宣称“中国政府造谣自己被摘除子宫”,企图混淆视听。荒唐的是,自始至终从没人提过“摘除子宫”的事。

早木热·达吾提与在华经商的巴基斯坦人依木冉·穆哈买提生过三个孩子。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告诉《环球时报》记者,当年妹妹的婚姻遭到全家人的反对,但妹妹非常固执,常因此事跟家人争吵,从那以后,我们来往就很少了。”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说,妹妹性情古怪,“她开心时对爸爸特别好,但老人一句话不顺她的心,就可能摔门就走,一两年不说话。”

记者了解到,早木热·达吾提跟丈夫携三个孩子赴巴基斯坦是以“探亲”为名,但并未回国,而是前往美国,包括她父亲在内的所有亲属,都对此毫不知情。

上个月,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的父亲因心脏病去世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得知,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曾跟妹妹视频通话,告知她父亲去世的消息,“我还要求她别再造谣,把以前发在网上的谣言删掉,她哭着答应了我。”

然而,早木热·达吾提并未遵守对哥哥的承诺,甚至在境外造谣还牵扯上自己已过世的父亲,蓬佩奥声称,早木热·达吾提“年迈的父亲数次遭到新疆当局的拘押和调查,并在不久前去世,死因不明。”然而,据阿不都黑力·达吾提证实,他们的父亲一直同子女正常生活,从未被“调查”或“拘押”。

早木热·达吾提的三哥艾尔肯·达吾提第一时间发现父亲在睡梦中过世的人,也是在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书上签字的人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在采访中见到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上注明的死亡原因为“冠状动脉性心脏病”。

相比于五哥,艾尔肯·达吾提对妹妹的态度更为冷淡,在被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问道是否有话想对妹妹说时,他当即表示拒绝:“我不想跟她说任何话!她从小到大就喜欢说谎话。”

艾尔肯·达吾提认为父亲身体状况转差跟思念女儿有关:“她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,我父亲最喜欢的就是她。她当初出国没跟父亲说,老人为此非常伤心。”在采访中,身材壮实的艾尔肯·达吾提显得无精打采,依然沉浸在失去父亲的悲伤中,时不时用纸巾拭泪:“爸爸的手机号还存在我的电话里,舍不得删,总想着有一天他能再打来。”

亲属怒斥蓬佩奥“无耻” 劝海外亲人“不要被利用”

在蓬佩奥的声明中,还提到另外两个名字:艾拉帕提·艾尔肯和甫尔海提·教待提,其中艾拉帕提·艾尔肯称其母亲“在2017年末就被关到了‘集中营’”,其父亲“在2018年3月被抓捕判刑”。而甫尔海提·教待提自称其母亲“由教培中心转入监狱”。为了解真实情况,《环球时报》11日赴伊宁市采访二人亲属,发现事实与蓬佩奥的声明严重不符。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从新疆有关部门了解到,艾拉帕提·艾尔肯和甫尔海提·教待提均为伊宁市人,其中艾拉帕提·艾尔肯于2015年10月29日出境前往美国,并加入境外分裂组织“世维会”。而甫尔海提·教待提于2011年1月23日赴美,后来加入“世维会”,目前他与父亲、哥哥和两个妹妹均取得美国绿卡。

在艾拉帕提·艾尔肯伊宁市的家,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见到了他的母亲古丽娜尔·塔拉提,这同样是一个富裕的家庭,古丽娜尔·塔拉提皮肤白皙,衣着得体,说话轻柔。她告诉记者,自己一直在家中正常生活,且行动自由,“最近脊椎不舒服,明天还要去乌鲁木齐治疗。”面对记者镜头,古丽娜尔对儿子说了几句语重心长的话:“艾拉帕提,你不要受你爸爸影响,去参与一些不好的事情,不要被人利用,不要跟别人的风,不要轻易相信那些人,我们现在过的很好。你是在我们中国出生长大的,你能出国留学也因为国家的强大,希望你能在那边好好上学,回来为祖国争光。”

古丽娜尔所说的“受爸爸影响”指的是艾拉帕提·艾尔肯在社交媒体质疑他的父亲因何被判刑,他的父亲艾尔肯·吐尔逊因参加暴恐活动于2018年5月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。

艾拉帕提·艾尔肯的行为也让他的其他亲属感到十分痛心,他的舅舅艾斯艾提·塔来提是一名公务员,在见到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时,他希望通过记者让外甥知道,他的父亲就是因为违反法律才得到法律的相应制裁,“你千万不要相信别人的谣言,自己也不要传谣,我们当初让你去留学,不是让你去干这个,而是为了让你成为对国家有用的人,但现在我们很懊悔。”

蓬佩奥所提到的另一人甫尔海提·教待提的家也在伊宁,与艾拉帕提·艾尔肯不同的是,目前,他与父亲、哥哥和两个妹妹均在美国,只有其母米乃外尔·吐尔孙当年由于手续问题未能出境,据米乃外尔·吐尔孙说,现在她几乎每天都跟儿子视频聊天。《环球时报》记者来到她在伊宁的家中时,她刚刚收到儿子网购的电视机,正在等社区干部来帮忙调试。

甫尔海提·教待提在境外的做法常常前后矛盾,一方面他不承认自己是“世维会”成员,一方面又不断参加“世维会”的相关分裂活动。对于儿子在境外参与的非法活动,米乃外尔·吐尔孙表示自己并不知情,她也曾通过视频聊天告诫儿子“你想让我去美国,通过正规渠道可以,但坚决不能参加其他非法活动。”在被《环球时报》记者问道是否知道热比娅是谁时,她斥责热比娅是“民族败类,给维吾尔人抹黑!”

甫尔海提·教待提声称中国在“骚扰新疆的穆斯林家庭,他们只是到国外寻求庇护。”然而据米乃外尔·吐尔孙说,甫尔海提·教待提的父亲于2006年前后赴美国打工,甫尔海提和其他三个兄弟姐妹在五年后陆续抵达美国,并非因为“寻求庇护”。据他的舅舅艾尼瓦尔·吐尔孙透露,当时其实他很反对所有孩子都赴美国,因为甫尔海提·教待提的学习成绩很好,在国内会有更好的发展,留在家中也能照顾妈妈,但没人听他的劝告。

“甫尔海提,你是个聪明的孩子,你以后会知道现在的所作所为是错的,等你老了以后会后悔的!”艾尼瓦尔·吐尔孙说:“蓬佩奥这样的人是在迷惑我的外甥,利用他达到自己的肮脏目的,是非常可耻的!”

三人国内亲属未被“拘押” 反得到各界关爱

为获取境外分裂势力的支持,谋取个人私利,早木热、艾拉帕提、甫尔海提不惜扭曲事实,将自己扮成“受害者”形象,这种套路其实并不少见,美国一些政客在谈起新疆时,也与他们一拍即合,口边总是离不开“压迫”、“监禁”等字眼。然而,《环球时报》实地采访发现,上述三人的亲属不但没有如他们所说“被拘押”、“被监控”的情形,反而得到了来自所在单位、社区等各界的真情关爱。

在采访中,艾拉帕提·艾尔肯的母亲古丽娜尔·塔拉提告诉记者,自己的脊椎不太好,曾经在乌鲁木齐的新疆医科大附属第一医院住院治疗。记者获悉,住院期间,其所在的巴彦岱新村幼儿园同事前往医院看望和慰问,并送去慰问金2000余元;园长在6月和9月前往医院看望古丽娜尔,了解病情。考虑到古丽娜尔·塔拉提手术后需要在家康复修养,伊宁市教育局安排其所在学校准许她病假直到身体康复。

在“民族团结一家亲”活动中,甫尔海提·教待提母亲米乃外尔·吐尔孙所在社区的委员会书记张立萍与她结成了“亲戚”,从此,米乃外尔的日常生活几乎都由她来打理,由于家人在国外,她自己并无收入,只享受政府的低保。今年9月,米乃外尔家的自来水管出了问题,自来水公司检查的时候发现,她已经欠了500块水费,张立萍二话不说就自掏腰包帮她支付。“我一个月收入也才3000块,但我就是把她当自己的家人,所以不会犹豫。”

在采访中,张立萍在讲述米乃外尔跟儿子视频通话时突然落泪,问其原因,记者才知道,她自己的孩子在前年因急病去世。“我经常宽慰米乃外尔,真羡慕你,你现在能天天跟孩子们视频,而我想跟孩子说说话,只能对着一堆黄土。”

“我辖区里面独居老人特别多,我2017年才失去孩子。这些老人都鼓励我坚强,你看我不是一样走过来了?作为一个基层社区干部,我觉得要让群众信赖你,首先要付出的很多,用真心去服务他们。”张立萍说,群众给她反映任何小小的问题,自己都不会想推给别人,都是亲手去完成。“我辖区的这些少数民族老人特别喜欢我,不管在哪看到我了,都会跟我打招呼,我每天看到他们,心里就暖暖的。”(范凌志 刘欣) 

(责编:崔越、杨牧)

热门文章

随机推荐

推荐文章